千年故址 山川存根——龙山府史话

2017-05-16 16:50:13 来源: 网络编辑:韦育君 作者:杨旭乐

港北区作为贵港市辖区之一,建置时间不长,距今不过20年光阴,但这个位于贵港市中心城区北部的县级行政区建置渊源却颇为悠久,其行政区划沿革滥觞于南北朝的龙山县。在南北朝时期,今贵港属于南朝郁林郡。南朝(420年-589年)分别由宋、齐、梁、陈四个汉人政权轮流统治。

581年,杨坚灭北周,定国名为隋,杨坚称文帝。隋开皇九年(589年),隋文帝灭陈,结束了南北朝分裂局面。统一全国后,隋朝陆续对南方行政区划进行调整。《隋书•地理志》记载:“郁林郡,梁置定州,后改为南定州。平陈,改为尹州。大业初改为郁州。统县十二,户五万九千二百。郁林:旧置郁林郡。平陈,郡废。大业初又置郡,又废武平、龙山、怀泽、布山四县入。”

据《隋书》记载,大业初年(605年),隋炀帝废武平、龙山、怀泽、布山四县并入郁林县,此时的郁林郡“户五万九千二百”,辖十二个县,分别是郁林、郁平、领方、阿林、石南、桂平、马度、安成、宁浦、乐山、岭山、宣化。同时期的南海郡虽统县十五,但户仅“三万七千四百八十二”,可知隋代郁林郡已是岭南地区的人口大郡。清光绪《贵县志》沿袭记载龙山县沿革变迁:“废龙山县,在县北,隋志郁林有故龙山县,大业初废。”

虽正史志书明确隋朝之前已有龙山县,但其始置朝代究为何时,后世修史学者一直在考证求索。清代《广西通志辑要》记载:“龙山废县,在县北。按齐、宋志俱无龙山县,疑梁、陈时置,以近龙山,故名也。”这段文字虽仍无法确定明析南朝何代,但不妨视为佐证龙山县始置于南朝以及县名来由的文献出处。

唐代,全国经济重心逐渐南移,岭南社会经济有了很大发展。贞观九年(635年),唐太宗下令全国各地以当地名山大川为州名,尹州遂取境内最高峰平天山之古名宜贵山之“贵”字,改称贵州。

据《新唐书•地理志》记载:“贵州怀泽郡土贡:金、银、铅器、纻布。县四,有府一,曰龙山。”当时贵州辖四县:郁林、怀泽、马度、潮水,并以隋代龙山县为蓝本设立龙山府,成为唐代地方普遍实行州县两级区划中的一个例外,这与开采龙山盆地的金银矿产资源密切关联。

北宋地理名著《元丰九域志》记载:“贵州土产金、银、铅,作贡。”光绪《贵县志》在“贡品”条目中也相应记述:“宋贵州怀泽郡,贡银十两。”可见,早在唐宋时期,今贵港地方官衙已组织开采、冶炼北山金银矿藏,上贡朝廷,这是岭南民族地区经济开发的一个缩影。

民国《贵县志》对北山金银矿开采有详尽的描述:“北山,一名平天山,龙头、六班、三岔诸支山属焉,银矿蕴藏特厚,为全国巨擘,开采最早,名亦最著。北山银矿矿质之佳首推三岔山,次为龙头、六班诸山,其色或如乌梅,或如蛋黄,或如檀木,或如银朱,而以色如乌梅者为最。”

1956年,在陕西省西安市郊出土银锭四块,其中一块铭文为“朗宁郡都督府,唐天宝二年贡银壹铤,重伍拾两,朝仪朗权怀泽郡太守权判太守兼管诸军事上柱国何如璞,专知官户曹参军陈如玉陈光远□□仙。”这枚由唐代地方官怀泽郡太守上贡皇廷的银锭正是北山出产进贡金银的一个例证。此外,这枚纪年为天宝二年(743年)的银锭,也是目前所见唐代带有最早纪年的笏形银锭。

黔江水系与北山山系盘错交融的地理环境,使得历史上的北山里成为绿林聚集区,封建朝廷征剿兵事颇繁。据清初顾祖禹《读史方舆纪要》记载:“山势险峻,延绵深邃,昔府兵防戍处。山产茶,沙江出焉,议者以为藤峡之右臂。成化二年,置北山巡司,以扼其险。”

明景泰元年至七年(1450年-1456年),大藤峡瑶民起义,四山响应。贵县五山里、北山里合称“贵县两山”,为藤峡瑶民之右臂,少数民族凭山势游击作战,两方交战十余年。明成化元年(1465年)十二月,明军截断藤峡外围,最终平定瑶乱。

明廷平定边地后,一般都在关津险要之地,或市镇发达之区增置巡检司辅以重点防范。明成化二年(1466年),明廷在龙山地区设置北山寨巡检司,派兵驻防。据《大清一统志》云:“北山寨,在县北龙山中,旧有巡检司,后裁。”北山寨巡检司是今贵港市辖区中七处古代军事巡检司之一,其扼守的范围是龙山盆地周边区域。

由此,今港北区北山地区的行政区划沿革已轮廓初现:南北朝时始设龙山县,隋代裁废龙山县并入郁林县,唐代再析设龙山府,到明代设北山寨巡检司,清康熙年间裁撤。然而,隋代龙山县治、唐代龙山府治与明清两代北山寨巡检司治所却非重叠于一地。

明清时期北山里,四面山脉环绕,中间为龙山盆地,内有三处圩市,俗称上里(龙山圩)、中里(中里圩)、下里(奇石圩)。因地处相同的地理单元,又同属壮族,故三地历史上联系密切,民众心理认同度极高。三处圩市距贵城距离呈递增之势:龙山圩距城三十里,中里圩距城五十里,奇石圩距城七十里,即各自间分别相距十公里,这为解开历史上龙山县(府)治与北山巡检司驻地谜团提供了一把地理钥匙。

光绪《贵县志》提及北山巡检司于“北山里龙山之中,距城三十里”,将北山巡检司治所圈定在龙山圩,因为距城三十里正是龙山圩到贵城的距离。此外,从军事地理角度而言,龙山圩所在的“龙山口”是整个龙山盆地的天然地势缺口,入则为封闭盆地,出则直抵平原,通达郁江水路。北山寨巡检司署址以居高临下之势据守龙山口,颇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味道。

1934年,贵县重新编修县志,龚政作为新修《贵县志》主纂,为搜集前清故老口碑与历代实物铭文资料,足迹遍及当时贵邑南北。他奔赴远在贵桂武交界的那帮村,对石达开故居进行田野调查,往返又沿途考索古代龙山县治署址何处,后在新版县志里增加“署宅”条目详尽述及:“龙山废署,在北山下里清潭村,县北七十里,辕门、照壁、厅事咸具,相传乃龙山废县,故址今县民覃氏居之。”

龚政所言“北山下里清潭村”即今奇石乡新清村(由新村、清潭村合并而成),紧邻奇石圩。当时龚政还能看到隋唐时期龙山县治故址所残留的府衙建筑遗迹。

至此,龙山地区的古代区划脉络已一目了然:始于南朝,于隋为县,于唐为府,明清两代又置北山寨巡检司。

白云苍狗,沧海桑田。为找寻脚下这片沃土的城池根脉与历史遗韵,龙山县(府)治及北山巡司署址的精确地理坐标点,还有待今人积极去探索勘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