粤客不识壮风 ——六乌庙与天国运动

2017-06-01 16:19:42 来源: 网络编辑:韦育君 作者:杨旭乐

庆丰镇位于港北区东端,南接大圩镇,北靠奇石乡,西邻中里乡,东与桂平市境接壤,明清属贵县郭东里,民国时期为大圩区庆丰乡,位于石龙圩与大圩之间,属于北山向郁江平原过渡的半丘陵半平原地区,历来是壮汉民族杂居的地方。

在庆丰圩北面,有一座山脉叫六乌山,为龙山山脉之支脉,是封闭的龙山盆地进出庆丰圩通往桂平方向的一个关隘坳口,史称六乌山口。在六乌山口不远处有一座小庙,名曰六乌庙。此庙自古是当地壮胞信奉的土地神庙,供奉的是一对和歌七日之后合欢而死的本地男女,后演化为一对得道成仙的菩萨,当地壮家人对其十分敬畏,是龙山地区壮族民间信仰的圣地。

在古代,每到六乌庙诞期时,青年男女在庙会期间对唱山歌,六乌庙可以说是壮人男女青年择偶的场合。在壮人为主体的六乌山地区,对歌择偶习俗是一种远古传统的沿袭。

今港北区北部地区为壮族世居区域,至今仍保留着许多壮人独特的民间信仰,多与母系崇拜有关,地处龙山盆地边缘的六乌山也不例外。六乌神被当地壮胞尊称为“六乌娘”、“神婆”,在壮人心目中是位慈祥有爱的菩萨,求婚姻、求子嗣甚为灵应。

第一次鸦片战争结束后,“三千年未有之变局”开始波及中华内陆腹地,西洋宗教涌入东南沿海一带。清道光二十四年(1844年)农历二月十五日,广东花县客家人洪秀全应试落第,遂云游天下,与冯云山等四人自省城广州北上,到粤北瑶区传教布道,宣传基督教义,结果当然是鸡同鸭讲,瑶人不懂客家话,洪、冯也不识瑶语,一干人等遂折程而返,仅剩下洪、冯两人在坚持传教。

途中,洪秀全想到了广西贵县赐谷村(今庆丰镇新圩村西谷屯,毗邻都炉村)的王盛均表兄家是可以寄居落脚的地方,于是改变在广东传教的思路,由粤北辗转到粤西北的封川县,顺贺江而下进入广西境,由梧州到藤县,经桂平木乐,再到蒙圩,最后于当年四月初五日,来到贵县赐谷村的王盛均表兄家。冯云山也跟随洪秀全西进。

洪秀全初到贵县赐谷村的行程,在1844年刊印的《太平天日》中有详尽记述:“……主寓其家,时写劝人拜天父上主皇上帝诏传送人。主与南王常寓王盛均家;其二表兄王盛潮、三表兄王盛乾、四表兄王盛坤、五表兄王盛爵等则接至家焉。主闻土人说此处有六窠妖,一男一女,甚灵。主问曰:‘是夫妇乎? ’土人曰:‘非也’。当初二人在此山和歌,苟合而死,后人传闻得道,故立像祭祀。主曰:‘有是哉,何凡间人愚且甚!他淫奔苟合,天所必诛,而得道,且问得何道乎? ’乃悟广西淫乱,男女和歌,禽兽不如,皆由此等妖倡矣。故作诗以斥云:举笔题诗斥六窠,该诛该灭两妖魔。满山人类归禽类,到处男歌和女歌。坏道竟然传得道,龟婆无怪作家婆。一朝霹雳遭雷打,天不容时可若何!”

洪秀全与冯云山在赐谷村落脚后,听闻当地六乌山壮人信六乌娘之习俗,便率一干人等赶到庙前,题诗一首,斥责六乌庙供奉的是“妖魔”。在庙墙题诗后,洪秀全随即用笔杆向菩萨一戳,大喊一声“斩妖”,早被白蚁蛀空的菩萨像应声倒下,“粉身碎骨”。事后,消息迅速传遍了六乌山周边区域,几个月间,“皈依受洗礼者逾百人”。

赐谷村地处龙山山脉南麓,越过六乌山口后,入则达龙山盆地腹地,出则经石龙圩可达桂平境内。经过精心策划的六乌庙“斩妖”事件后 ,当地土神被捣毁,为宣传拜上帝教清除了“思想障碍”,赐谷村周边的客家人开始陆续加入“拜上帝教 ”。远在六乌山北麓还要往北,位于贵县、桂平、武宣交界的奇石乡那帮村的石达开整族客家人都加入其列。地理位置独特的赐谷村遂成为洪秀全早期革命活动的根据地。

有学者指出,洪秀全怒斥六乌神更深的根源在于六乌庙是排挤来人(即外来客家人)的庙宇。六乌神出巡、和歌等仪式活动,参与者限讲壮话和白话者,六乌庙的仪式,无疑是排拒那些刚在本地落地生根的后来者(如迁徙落籍到赐谷村定居的王盛均这类的客家人)及非定居者(如像洪秀全、冯云山这类外来暂居者)的。

1995年,六乌山地区壮胞在都炉村重建六乌庙,选址背靠六乌山,地处庆丰圩通往奇石圩公路的六乌山口。六乌庙至今仍主祀壮人的六乌神婆,并在六乌庙一侧另建一座“六乌姑婆纪念堂”。与壮人祭祀六乌庙不同,庆丰镇一带讲客家话的族群则有自己的信仰中心——长安总社,这是集合了十多个讲客话的村庄,至今仍保持定期社公安龙打醮的传统仪式。

如果赐谷村周围客家人分布零散,人数不多,洪秀全到此暂居的时间将会是非常短暂的。但历史事实刚好相反。洪秀全发现赐谷村周边多是由粤迁贵的广东客家人村庄,拥有数量可观的客家人群众基础,没有语言障碍,于是利用客家人“自家人”的乡情、亲情展开布道活动,这与在粤北瑶区传教时是完全不同的。

洪秀全在六乌山地区站稳了脚跟。他在赐谷村一边教书,一边宣传和组织拜上帝教,发展会众,六乌山遂成为“拜上帝教”最活跃的地区。洪秀全在赐谷村组织传教布道,成为太平天国革命发轫的开始,这正是太平天国运动“首义于桂平金田,实则发轫于贵县赐谷”的来由。

道光二十七年(1847年)农历七月,洪秀全再次来到赐谷村进行密图革命之准备,并与石达开共商起义事宜。据史料记载,洪秀全与石达开曾多次在六乌山口拜会共谈举义大事。后来,石达开率部挺进桂平金田参加太平天国起义时,就是先在六乌庙前地祭旗誓师,再率兵出六乌山口,过大圩,奔赴金田团营。

作为洪秀全到广西进行革命活动的第一个落脚点,除了六乌庙遗址,洪秀全在赐谷村附近还留下了旧居书房门槛石、天王井、罗坡汶坝以及马王涌拜上帝会坪等遗迹。1986年9月,时贵县政府在赐谷小学广场上建成一座高约2.5米的纪念碑,两侧放置石礅,碑中央镌刻有“天王洪秀全革命活动遗址,公元1844年至1847年洪秀全到此宣传组织革命活动”等字样。1990年2月,贵港市政府另在赐谷村背后的马王涌拜上帝会遗址立碑,上书铭文“拜上帝会坪,一八四四年至一八四七年洪秀全革命活动遗址”。

今港北区庆丰镇境内的太平天国在广西早期革命活动系列遗迹,见证了晚清贵县“土来之争”的历史风波,铭记了太平天国起义前洪秀全、冯云山、石达开等人图谋革命之路,更是研究太平天国金田起义历史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