巍巍哉,梁孝子!

2017-06-02 16:12:06 来源:港北宣传 网络编辑:谭倩华 作者:李万里

 

 在贵港城东,有一个风光旖旎的湖泊,名叫东湖。东湖之东,有一个古老的村庄,叫登龙桥村。村庄之南,有一座古老的石板桥,名叫登龙桥。从地理环境角度观赏,登龙桥村像一只漂浮在万顷碧波中的大葫芦,而古老的石板桥就像葫芦嘴上的瓜蒂;又像一条自北而南泅渡湖波的青龙,石板桥于是成了连接龙头龙身的细龙颈。在其四周,环拱着南山北山、东山西山,俗称“四山俱全”,诚然是一方名副其实的风水宝地。

灵钟秀毓的登龙桥,小小地盘却拥有千年文明的文化源头,可考历史遥溯西汉时期。50多年前,在其边缘地区曾发掘出陶器、琉璃等古代文物。登龙桥以其得天独厚的地理优势,吸引过不少名人贤达和诸多平民百姓到此游览、歌咏,甚至择地安居。古往今来,发生在登龙桥区域内的历史事件不胜枚举,颇为传奇。民国初年,广西省长马君武博士在此安葬其爱侣;太平天国后期,大成国在此设立军机处;明末清初,旅游地理学家徐霞客在此踽踽过桥。而最悠久最动人的故事,却属于宋代的一个读书人,一个曾经位高权重最终归卧不仕的人,一个和苏东坡的因缘无法割舍的人,一个名扬两广、人称“大孝子”的人。他叫梁诏,千百年来,人们尊称他为“梁孝子”。

按地方史志所载,梁诏从小死了父亲,很不幸,只能倚靠孀母赵氏过着寒酸凄楚的日子。年纪不大他就懂得照顾母亲的饮食起居,平日和颜悦色,从不肯抵牾长辈的心境。为了养家,梁诏到江南教书,每天放学,不管多晚,也不管是刮风下雨,他都要坐船渡过郁江回到家里伺候母亲,天天如此,年年如此,因此人们都称赞他是孝子。梁孝子自小秉承母亲的教育,勤奋读书求学,知识修养与日俱增。在元丰年间,被地方父老乡绅推举为孝廉,官府授予他广东省提刑司干官的职务,掌管全省刑狱的复断和终审,直接对大宋朝廷负责,可谓大权在握了,但他不愿滥用权力,凡是遇到疑难案件必然要明察秋毫而后已,因此经常能够昭雪冤狱,自然也被民间百姓推为清官。梁孝子在任内突然遭遇母亲病逝,他回乡奔丧,痛哭欲绝。守丧期满后,得朝廷公文催其任职,但他不肯再次出仕做官,却在母亲墓地附近筑一间草亭日夜守护,不愿离去。还在墓地四周栽松种柏,取《诗经》中“无以报德,昊天罔极”本意,为亭子取名“罔极亭”,有如唐代大诗人孟郊“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一样的哀楚。梁孝子的德行感动人伦天地,常有甘露从松树下滴如人落泪,庐墓四周长出灵芝仙草,乡邻远近赞誉,梁孝子的孝行传奇从此不胫而走。

乡间先辈口碑相传,苏东坡被贬海南路过广州,风闻梁孝子的孝名懿德,特地接见他那两位前来晋谒问学的儿子,为“罔极亭”改名“甘露亭”,同时为松林取名“瑞松”,并为梁诏读书处题署“薰风”二字。兴酣之际,泼墨挥毫,应邀书写“东湖”、“瑞松”、“甘露”、“薰风”、“南涧”等字额相赠。梁家俊秀将墨迹带回贵县,刻石流传。一时间,忠臣孝子的风云际遇传颂岭南,也为贵港留下了一个风雨不磨的亘古佳话。

近千年历史逝去,乡人对梁孝子的推崇怀念始终不曾间断。早在宋代就将梁孝子像刻石立于甘露亭中,作为孝德楷模供世人观瞻景仰。光绪年间,乡绅名宦陈璚书写“梁孝子里”榜书刻石,立于登龙桥桥头。经历多次兵燹浩劫,至民国初年,又有登龙桥人学者名士李椿林、李子豪、李镜堂同胞三昆仲,继承先贤遗志,广集有识之士,将甘露亭重修拓展为甘露祠,同时附设小学教育,在两广地区进行“重建梁孝子甘露祠征集诗文”活动,得到广东清代进士吴道镕、民国著名教育家梅县廖道传、中山大学文科主任惠州杨寿昌以及本地显宦学者如龚仁寿、罗一清、陈继祖、陈寿椿、梁午凤、梁桂硕、梁岵庐等几十位学林政界名流的解囊资助,赋诗撰文盛极一时。

目前,尽管纪念梁孝子的甘露祠已经毁失,但有关梁孝子的文献却保存不少,尤其是《重建梁孝子祠征文录》这本古籍,近百篇诗词文章,洋洋大观,雅韵流溢,使人们深深感悟到孝子的大德遗爱,是千秋高崇的山岳,是启迪后来的南针。如十五岁贵县少年梁荫茂的题诗:“东湖孝子祠,遗像何堂堂!再拜仰明德,门外莲花香。”小孩的天趣盎然纸上。而十三岁的傅增寿,却模仿杜甫笔意写成《谒梁孝子祠》:“孝子祠堂何处寻?登龙桥畔树森森。映阶芝草自生色,入座薰风多好音。庐墓三年遗迹在,香烟万古后人钦。我来参拜梁公像,诗表冲龄景仰心。”在亦步亦趋的顽童气息中又显出几分老到,直是使人心生快慰。新会女诗人伍凤墀吟咏的“彼自怀君斯恋母,忠臣孝子本同心”,却不禁使人感悟到孝子的流风余韵,理应普及于世间妇孺。

梁孝子的子孙后代,按私家谱牒记载,多繁衍于广东新会、台山、恩平、开平、鹤山、东莞等地,清代戊戌变法著名人物梁启超即其后裔。在民国十九年(1930年)炎夏,有广东大学教师开平籍人梁燮乾,本欲携其众父老回登龙桥寻访先祖梁孝子的庐墓,借以表达宣扬纯孝之风尚,因兵燹突发未能成行,给乡亲们留下一个很大的遗憾。如今重提梁孝子的历史掌故,对崇扬尊老爱老民风将无疑大有裨益。相信,弘扬一个遥遥逝去的古代孝子,将会有千万个生生不息的当今孝子向我们身边走来。这就是纪念梁孝子的深意。

巍巍哉,梁孝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