骑楼——贵城人的城市记忆

2017-06-26 15:55:09 来源: 网络编辑:韦育君 作者:张智荣

 

建于上世纪三十年代的贵城骑楼,曾经是电影《百色起义》的拍摄地。

 

    南方多雨,尤其是夏天,阵雨常不期而至。大雨一来,逛街的市民,摆摊的小贩,纷纷躲到骑楼下。孩童上学喜欢走骑楼的廊道,因为不挨太阳晒,就连玩捉迷藏,骑楼的廊道也是最佳的躲藏场所。直到现在,骑楼生活都是几代贵城人的记忆。

    作为中西文化融合的产物,以棉新街、西五街、县东街等为主体的骑楼街,是贵城打破旧有小县城封闭格局、进一步走向开放开发、加快中西文化交融的象征。

骑楼:融合中西文化

    骑楼属敞廊式商业建筑,是近代出现的一种底层有廊道、可行人的沿街店屋式建筑,最早盛行于南欧、地中海一带,清末时传入广东沿海城市,并逐步向岭南地区传播。广西开埠及粤商入桂,才将骑楼这一建筑形式传入广西。可以说,骑楼是经济发展、对外开放以后,中西文化交流的产物,贵城、桥圩、东津、大安等经济较发达的城镇皆有骑楼,其中以贵城大东码头附近的骑楼较为集中。

    贵城坐落在被誉为“黄金水道”的西江干流郁江岸边,沿航道可上溯南宁、百色,下达粤港澳,从而成为广西重要的水路交通枢纽,成为桂东北乃至湘、黔、川等省与华南、粤港澳相通的最佳桥梁,是贵港对外贸易的“近水楼台”。

    自秦汉以来,港北人民即开始发展水上交通,“利郁江倚河而收舟楫之利”“津渡相通,涉济以舟”,最盛的时候,“县域江干帆樯率以千计”。唐代后修建大、小南门码头和南江码头。1898年,郁江上出现了装有蒸汽机的汽船,运行贵县、梧州、邕宁至桂平大湟江口。1906年,香港英国洋商的电动船来到贵县,经贵县抵达南宁,贵县的航运工具开始进入工业化时代。民国时期宾盘公路开通后,贵县成为桂东经济、文化、物流中心,东西部地区物资流通的中转港,先后兴建了大东、古榕、下码头(棉新街)、建存、石灰巷等码头,四面八方的商贾蜂拥而来,带动老街商贸业迅速兴旺起来。

    原贵县政府副县长黎炳忠说:“1936年之前,老街原来是石头街,青石板路,街道窄。当时,码头快速发展,客商来往多,货运繁忙,老街已不适应经济发展,所以决定改造,拆街建骑楼。”民国贵县志记载,约在100年前,已有城厢居民建起西洋风格的建筑。1936年,时任县长黄绍耿成立拆城建街委员会,走街串户去动员,呼吁民众拆城墙辟街道。整个县城开始大兴土木,掀起拆城建街的浪潮。此时,骑楼成为城内城外、新旧街坊之间过渡的建筑物。

骑楼:见证经济发展

骑楼自1936年建起来后,历经80年,见证着港北的发展。

著名史学家罗尔纲之子罗嘉驩在回忆录中说,抗战前的两三年,贵县已经相当繁荣。各地人员纷纷前来采购各种土特产,包括1935年投产的贵县糖厂的产品。而随着贵县收入的增加和建设的发展,外地商品大量输入。可以说,省港有的东西,只要贵县有条件用得上,一般都能很快在这儿找到。因此贵县城里到处都是商店,沿江路是饭店、旅馆、经纪行、批发行、会馆、娱乐场所集中的地方。悦心楼和当时贵县最高建筑的桃源酒家(兼营旅馆)是有名的粤式茶楼,经常宾客满座,

新中国成立时,贵县分为东西南北门,四城门如今只剩大南门。由于县城整体看起来像一个小山寨,所以老街人以前被叫做“街心人”。在这个小山寨内,最繁荣的当属大东码头附近,即骑楼集中的街区,人们称之为“日”字形的街,即水流沟以西,原贵城一中以南,大东码头以东及以北连成的街区。买东西、逛街就是绕一圈又回到原点,人们又称老街为“0”街。当时,骑楼街热闹非凡,

贩夫走卒、车夫卖匠、乡下财主、豪商富贾、三教九流、五行八作潮水般涌来,街上人来人往,市声鼎沸。

新中国成立后,贵县的航运继续发展,骑楼街依旧十分繁华,是县城的商业中心。家住棉新街的周女士回忆说:“当年,大东码头很繁忙,许多商船往来,码头工人从货船上装卸货物,肩挑背驮。那时,码头工人用贵县话来讲叫做‘老托弟’。”

解放前,城区沿江两岸被约定俗成地划成四块区域,各自划地为界,井水不犯河水,装卸搬运货物诸帮人力担夫群体相安无事;解放后,政府将码头工人组织起来,成立了“搬运社”,伴随着水陆联运的兴盛,“老托弟”群体一度声势浩大,人力担夫遍及大街小巷。水运的发展,又带动了船务业务的发展,沿江路、水流沟巷等骑楼街出现了很多与船务有关的公司。

大东码头曾经是骑楼街饮食消费最热闹的地方。当时,码头周边茶楼、商铺、食肆林立,产生了很多贵县的地道小吃,出名的有肉丸豆腐角、田螺汤、芝麻糊、绿豆粥、酸料等。市政协经济科技委原主任周保柱回忆说:“大东码头旁曾经有一家朝阳饭店,还有一家酸料店、老牌甜品店,很受人们欢迎。朝阳饭店后来变成了农工商电视机商店,贵县人买家电都去那里买。那时有一家百货商店叫‘十间通’,是当时最热闹最权威的百货商店。”

骑楼:留住城市记忆

骑楼是西方建筑与中国南方传统文化相结合的产物,可避风雨、防日晒,而且商用性突出,楼下做商铺,楼上住人,很是实用。在一些曾生活在贵县的名人的回忆录里,对贵县城市变迁和骑楼都有回忆。

罗嘉驩回忆道,1936年是贵县大兴土木、动工开辟十一条马路的年代。到这年的夏天,达开路、古榕路、沿江路、县前街、棉新街就有些模样了。印象最深的是把东门一带的城墙拆掉了,于是两边建起楼房,一般是两层高,还建起南方所特有的骑楼。骑楼下是人行道,既可避雨遮阳,楼上房间又可多出一大块,一举两得。当时贵县最漂亮的商业街达开路以及棉新街都盖了骑楼,较大的一些商店如布店、成衣、五金、烟茶、洋杂、照相、印刷、玻璃镜框等都集中在这一带。

骑楼随港北对外开放交流的发展而兴盛,又随城市重心的转移而衰落,可以说是整个城市变迁的缩影。对于骑楼街,港北人希望它能够在城市建设中保护和发展起来,留住城市记忆。

上海交通大学曹永康建筑遗产保护工作室在《广西贵港市骑楼历史文化街区保护与更新》的规划方案中认为,贵城以骑楼为主的城市面貌的形成,根植于气候、珠江文化及经济的影响,是城市商业文化的具象凝聚,同时也是人们城市记忆的寄托。

然而,以骑楼为代表的旧城区的现状是:街区内原有街巷格局尚存,原生的骑楼建筑风貌尚存,但部分已为现代建筑所取代,大部分原生民居年久失修,坍塌严重,风貌破败。长期以来由于缺乏资金投入,除少量的改造更新外,危房大量增多。长期缺乏统一规划管理,随着人口增加,屋主更换,乱搭乱建现象严重。居住环境质量较差。现代建筑已大量占据核心保护街区,老建筑不断减少,历史文化街区正在被蚕食。

专家认为,对于骑楼及老街的改造,必须坚持保护与激活的双重手段。一座城市应该有自己的记忆和文化传承,而老城作为贵城两千年历史中仅存的体现城镇历史风貌的成片区域,必须有一定的保护措施。仅仅进行修缮保护而不注入活力,旧城区难免又一次走向衰败。因此,应该结合路堤园片区规划,植入合适的功能,激活周边区域,为旧城区注入新的活力。

随着城市中心的转移,骑楼街显得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