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塘夜雨长荷英——一幅贵城老街水墨画

2017-07-04 15:58:50 来源: 网络编辑:韦育君 作者:杨旭乐

 

2008年5月,考古工作者在港北区政府旧址贵城遗址现场发掘出大量汉唐时期不同类型的莲花纹瓦当,还在南北朝的文化堆积层中发现了清晰的荷叶脉络印记,可见贵港种藕植荷的悠远历史和荷花文化的深厚底蕴。

古时贵港城中湖塘星罗密布,遍栽荷花,素有“荷城”之称,古八景之一“银塘夜雨长荷英”正是贵港人荷花情结的最佳写照。后随近现代城市开发需要,连缀成片的水塘骤减,城内荷塘渐少,所幸“大塘”东湖尚存,成为荷城往昔莲塘夜雨的象征符号。

“莲塘夜雨”作为贵县《怀城八景》之一,是历史上贵港主城区——港北城区内湖泊星罗棋布、湿地生态资源丰富、鱼米水乡人居环境的一个真实缩影。昔日全城内外密布的湖泊水塘中,荷叶连天,莲花娇艳,清香沁人,犹似一幅华南水乡的水墨画作。“莲塘”中的塘,代表湖泊水体,是指生态环境;莲指莲藕,意为农业经济物产,亦指莲花荷叶,是一种水生植物,更象征一种清廉的意境,一种清凉的禅境;“夜雨”,彰显的则是一种独特兼诗意的自然景观。

“莲塘夜雨“是光绪《贵县志》收录的《怀城八景》之一,此自然景致在《怀城八景诗》中却又变成了“银塘夜雨长荷英”,由此造成人们对“莲塘夜雨“这一景两种不同的解读。

一说东湖及其毗邻的蒙塘、汕塘及四方塘曾经是几乎连成一体的浩瀚水域,由于连片种植莲藕,夏天荷叶茂盛,芬芳四溢,招来成千上万的燕子宿居其间。白天,燕子成群结队在东湖荷塘上空飞翔,追云戏水。晚上众燕归巢,在莲塘荷叶间栖息,把在荷叶上的露水抖落塘中,发出阵阵“叮咚叮咚”的滴水声,古人不知其故,误作是“莲塘夜雨”。

另一说为在城东震塘社区下街北,有一池塘名曰银塘,夏日荷叶遮天蔽日,入夜,水汽凝聚成珠随荷叶倾泻,其声“沙沙”作响,如雨打莲叶,人皆谓之银塘夜雨。

事实上,无论哪一种解读,“莲塘夜雨”都离不开荷塘,都是以港北城区内诸湖泊水体之母——东湖相关。所不同的,前一说是泛指大塘东湖,后一说则仅特指距东湖不远的小池塘银塘。

说起贵港的本土风物特产,从光绪《贵县志》至当代《贵港市志》,提及者甚多。比如著名的茶类就有好几种,西边的覃塘毛尖,北面的龙山土茶,南片的木梓阿婆茶,这些茶叶品种代表的是镇龙山脉、平天山脉、六万大山等诸山系与郁江、黔江诸水系交融纵错后,在其山谷涧溪间土生的山珍野味。还有其他诸多植物类的,像竹类、果类、木类,更是数不胜数。

但深受本地民众长期以来津津乐道的土特产品,无疑首推莲藕。贵港莲藕以产于东湖、汕塘的“贵县大辘藕”最为正宗,取其巨如大车辘之意。不论官方宣传还是民间俗成,对此都是一致认同的。贵港栽荷种藕历史悠远,贵港莲藕声名在外,古时岭南民谚“陆川猪,北流鱼,贵县莲藕,高州番薯”便是最好的佐证。

中医认为,生藕性寒,有清热除烦之功效,煮熟后由凉变温,有养胃滋阴、健脾益气养血的功效。“冷比雪霜甘比蜜,一片入口沉疴痊”,就是古人赞美鲜藕药用的诗句。莲藕与生俱有的食用和药用价值一直为国人所追捧。大凡贵港家庭主妇也都会做几道家常莲藕菜,像清炒藕片、糖醋藕片、香煎莲藕饼、莲藕炒肉片、罗汉果莲藕汤、莲藕花生猪尾汤等等。

此外,莲藕粉是“贵县大辘藕”的又一个标志性产品。贵港藕粉是用本地所产大红莲藕制成,尤以花多藕大的东湖红莲最为正宗。贵港人制作藕粉有独到的功夫:先将藕块洗净,放在特制的磨钵里逐根磨成粉状,再装入布袋,置于水缸中搓洗拍打,使藕浆自布眼渗出,待在水中沉淀后,再把藕粉摊薄晾晒干燥即成。

贵港藕粉食用方便,用滚沸的开水冲成糊状,再加适量白糖即可。粉糊呈紫红色,透明感强,口感清甜香滑,藕味浓郁,清新爽口。贵港红莲藕粉略带赭红色,是一种营养价值高、滋味好的即食类食品,与桂林马蹄粉、龙州桄榔粉、平乐百合粉并称为广西四大传统淀粉类名吃,是馈赠宾朋的乡土礼品,更是许多贵港人心中无可替代的家乡味道。

2011年10月,第一届广西园林园艺博览会在柳州市柳东新区举行开幕仪式,各城市展园主题鲜明,风格各异,充满浓郁的地域特色,成为展现各地风土人情、经济社会发展成果的独特窗口。贵港城市展园立意即以贵港深厚的荷文化作为载体,并将园区取名为“荷趣园”,以围绕中心荷池的四周逐步展开,建有荷苑门、荷韵景墙、和墙、莲子石等景点,通过建构筑物、叠石、流水、植物造景,形成意境深远的“四面荷花烟波绕,千年流泉余音存”的园林风貌。

贵港古为西瓯骆越之地,秦始皇发五十万大军南下,统一岭南,设立南海、桂林、象郡。在秦汉四百年间,岭南越人和中土汉人相互杂居,贵港成为汉越交融的前哨与集散地。从南越王赵佗奉行“和辑百越”政策,到桂林郡监居翁“谕告瓯骆四十余万口降”,再到汉郁林郡太守谷永“以恩信招降乌浒人十余万内属,皆授冠带”,持续不断推行的民族融合政策,促进了瓯越地区的文化交流与社会进步。

明清两代,汉族支系中的广府人、客家人、疍家人、闽南人等不同民系持续迁播并落籍于浔郁平原,使得贵港成为各族群、各种文化兼收并蓄的汇聚之地,尽显“和而不同”、“异不尽异”的独特地域文化。

在柳州园博会址贵港荷趣园满目的荷莲文化景观中,“和墙”可谓整个园区的点睛之作。和墙位于荷趣园入口右侧,顶端用古朴雅致的荷叶花纹面装饰,墙体正中间有一镂空花窗,窗纹是一个巨型的“和”字。因为“荷”通“和”,既呼应了荷趣园的主题,又寓意当代构建的和谐社会,更契合了贵港自古以来多元文化交汇融合的特征,成为贵港精神表述语之“和为贵”的滥觞。

时过境迁,从贵城独具韵味的夏日景致“银塘夜雨长荷英”,再到秋冬季放水干塘、众人围观挖藕的市井盛况,以及仲夏夜里在东湖边上纳凉聊天的往昔场景,已然成为逐渐模糊的历史镜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