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觅冯三界仙迹 ——三界公的故事

2017-07-04 16:20:49 来源: 网络编辑:韦育君 作者:杨旭乐

 

数百年来,贵港地区流传着明代贵县人冯克利(冯三界)在北山采药,遇仙成神的传说。冯三界是古代贵县地方传说人物之一,这位冯姓采药樵夫最后得道成仙,成为一个在贵港形成的地方神灵,使得贵港成为三界神信仰的发源地与核心圈,并以港北区为中心向外扩散,影响波及两广地区。港北区境内的名山与大川也都镌刻、流淌着与冯三界有关的仙迹及各种传说故事,并最终演化形成老百姓祈望五谷丰登、惩恶扬善的三界神崇拜习俗。

清初顾祖禹《读史方舆纪要》记载:“县北十五里有北山,一名宜贵山,上有瀑布千仞,其北为登仙岩,路接仙女岭……成化二年,置北山巡司,以扼其险……嘉靖初,藤峡猺贼据此,谓之仙女寨。又东北为油榨、石壁、大陂等巢,王守仁遣兵讨平之。”

北山顶终年云遮雾绕,人迹罕至,有如远离尘世的仙境,成为催生羽客仙人神迹的天然土壤。许多贵港人都熟悉“北岭仙棋子满枰”这一古八景典故,但却鲜有追根究底者探寻其背后的玄机:那位得道成仙的采药樵夫从何而来,又最终去了何处?

据清贵县知县裘彬《三界履历记》记载:“阅县志及其家乘载,三界姓冯氏,讳克利,其先固浙人,居山阴东湖村。祖,前明成化举人,随总督两广韩雍至粤,奉命征安南……迁居城,遂流寓于贵县。生三界,时弘治,轶其年四月八日也……嘉靖七年,新建伯王守仁总督两广,奉命征藤峡猺贼,聘赞军谋,是役也,成功之速,赖其策书之力为多,军士凯撤,三界亦辞归,隐于邑之北山,遇仙授无缝天衣,云游得道……后羽化于苍梧。”

冯克利的先祖于明成化元年(1466年),从浙江随韩雍大军南征藤峡,后落籍于贵邑。到了嘉靖七年(1528年),王阳明总督两广军务,率军征剿大藤峡少数民族起义,冯克利参赞军务,功成后辞归,蛰隐于北山,不问世事。有一日,冯克利上山采药,在北山顶见两翁对弈,遂观之,日落方归,至家中,曾孙居然已弱冠之年。有道是“山中方一日,世上已千年”。

民国《贵县志》记载:“仙棋,在县北山顶,相传仙人对弈处,棋盘尚存。”如今,棋盘石仍存,游人至此,凝眸这一盘未下完的围棋残局,无不嗟叹感怀。“北岭仙棋子满枰”成为贵港本土冯三界诸多神话传说中最动听的华章。

北山巍峨,郁水滔滔。贵港郁江段,自古以来多有险滩暗礁,自上游至下游,仅港北城区附近就有多处:西郊独山段有蓑衣滩,鲤鱼江口有三炮石(牛皮滩),紫水泉外有白鹤滩,往东过了苏湾,又有岑里暗礁。

解放后,航道管理部门对部分险滩暗礁进行整治疏浚,航运条件大为改善。蓑衣滩是城区段仅剩的一个江心岛礁,也是上述滩礁中面积最大的沙洲。这处自然形成的巨型岛屿,被后世赋予了独特的人文内涵——与明代贵县人冯克利有关。

话说当年冯克利上山采药,在北山顶棋盘处遇仙翁对弈,忽大风乍起,将其身上披的蓑衣卷走,最后飘进奔腾的郁江中,化成一座沙洲浮于大江中心,使得原本这段湍急的江面骤然变得水流平缓起来。

从空中俯视,这座江中岛屿轮廓宛如一张展开的蓑衣。每逢秋冬枯水季节,岛礁沿岸滩边裸露出成片纵横交错的乱石碎块,仿似编织蓑衣用的蓑草。后人藉此传颂这处沙洲是因冯三界留恋故土、不舍乡情,而专门遗留给乡梓的信物,世人遂将这处沙洲称为蓑衣滩。紧邻蓑衣滩的独山,则正是冯三界上山采药所用的那把斧头所化成。

上世纪90年代初期,在蓑衣滩航运枢纽工程立项前期,有关人士认为“蓑”与“衰”谐音,不够吉利,遂将蓑衣滩改称“仙衣滩”,通往枢纽大坝的道路则命名为“仙衣路”。然而,散发着浓郁乡土味的蓑衣滩老地名,作为承载这段历史典故的人文印记,蕴涵着贵港的风土人情和文化底蕴,体现了城市独有的个性魅力,故仍在民间普遍使用。

冯三界作为明代中后期在贵县土生土长的地方“神仙”,在民间备受普罗大众的推崇,贵人信之,立庙以祀,而西粤三江咸起而奉之,以图消灾降福。在上溯左右江、下至珠三角的西江流域多建有三界庙,其中又以郁江两岸分布最为密集,三界神成为岭南民众最受崇祀的民间信仰神明。清道光十四年(1834年),清廷将三界神敕封为国家祀典神明——游天得道三界圣爷。

清康熙《贵县志》记载:“明冯都长,邑人克利裔,谷之子,缘仙衣传得道,邑人并祀之。清冯吉,邑人克利九世孙,汝康能书符制虎,康熙庚子仙去,乡人并塑三像以祀。”港北区作为三界神崇拜的起源地,境内三界庙曾遍布城邑乡村。

裘彬在《三界履历记》中还写道:“署街北有三界祠堂,其裔孙奉祀事庐处在焉。”直至晚清,仅县城就曾有三处冯三界家祠:一在城内三界巷有三界祖祠(紧邻港北区政府旧址,前身为冯氏宗祠,原为冯三界长房后代居住地);二在城东外河滨(在牛栏巷,属三界公二房后代,民国时改建为市场);三在孝子里(即登龙桥,为三房后代祠堂,同治年间重建,今尚存)。

除此之外,贵县地方官府另在东门外江边码头辟建有一座三界庙供信众进香朝拜(原址在县城码头旧客运站旁边)。据老一辈贵县人讲,这座三界庙门前对联为“风调雨顺,国泰民安”,于抗战时期遭日军飞机轰炸,已毁不存,仅残留有“三界庙”匾额散落于江边,被群众作搓衣之用,后由三界神信众迁回登龙桥三界庙嵌作庙堂匾额。

在清代贵县诸多三界庙中,以位于城内的三界祖祠最为神圣,奉祀主神冯克利,配祀冯克利裔孙冯都长和冯吉,是清代浔梧两府众多三界庙的祖庭之所在,为两广地区三界神信众朝圣之地。每年三界公诞日,各地都会派人长途跋涉到贵县去请三界公,只有迎奉三界祖祠敕封的“印”(即神衔)回到当地的三界庙,才能消除旱涝、蝗患等诸灾。后来,此仪式简化由各地三界庙往贵县方向不远处,象征性请“印”接回即可。

此外,贵港还衍生出特有的三界诞饮食风俗习惯。清代邑绅陈芝诰在《怀城四季竹枝词》中罗列了贵城一年四季十二个月不同的节令民俗,其中四月为“作饽”:“作饽刚逢四月时,闲寻百草到城隈。风吹不动侬休采,此是冯爷分付来。”

农历四月初八为冯三界诞日,家家取百草苗叶和米粉作药饽,食之可去病,谓“四月作饽”。相传冯三界留嘱,是日,百卉皆可食,惟风吹不动者不能食。民间老百姓遂于此日取百草连同糯米粉作饽,以图祛病延年。此风俗延续至今。

每逢农历九月九重阳节,聚居在港北城区的三界公冯氏后裔都会组织集中祭拜祖山及祖墓,这支与众不同的冯氏宗支是贵港冯氏龙泉公嫡传裔孙,从三界公冯克利算起,至今已繁衍到二十余代。明清三界公冯氏祖墓群散布于港北区境内北山各处吉地,其墓葬规模、碑刻形制是考究追溯贵港本土独特的三界神文化渊源弥足珍贵的古迹遗存,也是打造贵港市三界神地方文化品牌不可多得的物质文化遗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