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入港北文化血脉中的传说 ——原贵县“八景”扫描

2017-07-04 16:22:06 来源: 网络编辑:韦育君 作者:宋显仁

 所谓的八景,是我国古代约定俗成的一种风物景观,也是人文文化的一种历史体现,很多地方推崇的名胜都有“八景”,爱凑“八”,比如关中八景、敦煌八景等等。作为贵港市港北区前身的贵县当然也有“八景”,那是“小江紫水、思湾夜渡、南山米洞、北岭仙棋、铁巷朽榕、银塘夜雨、西山方竹、东井鱼歌”,有人还把这“八景”融入了一首诗中,即“紫水滔滔下县城,思湾夜渡送还迎。南山米洞僧余饭,北岭仙棋子满枰。铁巷朽榕生木叶,银塘夜雨长荷英。西山方竹饶天籁,东井鱼歌唱月明。”贵县这“八景”始于宋代,盛于明清,内涵十分丰富,具有浓郁的地域特色,因而直到如今仍在民间广为流传,其反映的正是当地的曾经著名的文物风景名胜地。

一、小江紫水

 “小江紫水”说的是旧城西门外的一股泉水,这股泉水从青石下喷出,冬暖夏凉,喷出时仿佛礼花一般。从深邃处涌流出来的泉水肯定比江水清澈,加之青石映照,看起来就如紫水一样,加之有“紫气东来”说法,由此紫水得名也。“紫水胜迹,在县西门外大江边。秋冬间水落始见从石窦喷出,天寒而水不冻,常清,有佳兆则流出,紫色石山镌有紫水二字。水边有亭,旧传紫水亭……”这是光绪版《贵县志》中的记载。“有佳兆则流出”,似乎说明这股紫水不是时时在流,或者说,时时在流时则预兆着天下总是太平?《方舆胜览》云,“郁江有紫水,两派若流出即有异,其对州门流下者,郡守必除擢;在州向上而流下者,应在僚属。”这紫水流向涉及了升迁,就让人觉得神秘。

“地脉流霞世不常,几回涌出协和祥。殷红色腻胭脂重,轻艳香飘罗带长,已兆云衢多俊彦,复昭花县有循良,时人不信观河洛,清应文明世运昌。”这是宋代李知微《紫水灵源》诗,在那时候他的眼里,这紫水曾经有过“殷红色”?这时候的社会风气则“胭脂重”?而水清时则“清应文明世运昌”。到了明代,关于紫水的诗也不少,如,杨于陛的《紫水流霞》诗云:“紫气淋漓映紫微,槛泉觱沸俨通犀,临流徙倚时挥尘,误认吾家洗砚池。”这“觱”为古代形似喇叭的管乐器,心有灵犀的紫水喷出时似喇叭状,他差点儿要挥毫泼墨了,因为他把紫水当自家的洗砚池了。林茂成写的《龙床井》诗云:“巉岩水石瞰风雷,龙气苍茫绕剑开;依旧夜深还睡去,月明潭影现珠来。”在他的眼里,这股紫水如龙一样,“瞰风雷”、“绕剑开”,待到夜深人静时才“现珠来”。明朝的梁泉也写有《游龙床井》,中有“洄涌镜抱源头活,故里花黏履齿香”之句。直到今天,港北区的居民仍喜欢称这紫水为“龙床井”或“龙口”。早些年,此处为自来水厂的一个取水口,后来,取水口往医院和糖厂的上游迁移了。

不管怎样,至少从宋代开始,“小江紫水”就被人传颂了。后来江边的“紫水亭”为乾隆年间的知县石崇先所建,江石上刻的“紫水”二字也为他所题。可惜,“紫水亭”已被岁月之河冲走,今石刻尚存。现如今,江边正在修防洪堤,但愿哪天重现个“紫水亭”来。

二、思湾夜渡

 “思湾夜渡”说的是李孝子的故事。很久以前,东湖边下街一位李姓青年,自幼父亲早亡,由母亲含辛茹苦养大,他对母亲十分孝顺,人们都叫他“李孝子”。李孝子十五六岁就去江对岸的思湾村给一个财主打长工,他白天做工,晚上就回家侍奉母亲,不管刮风下雨天天由渡口往返。财主见他每晚回家,怕影响干活,不想给他回去,于是故意拖迟收工时间,还命令船家晚上不许渡李孝子回家,但李孝子仍然能坚持回到对岸,并且从未影响干活,而船家都说没有渡李孝子。财主很气恼,就在某天收工后偷偷跟在李孝子后面,看看船家有没有骗自己。只见李孝子走到河边,呼的跳上了一块大石头,石头一下变成了一艘船,由一个白须老梢公渡他过江。财主看到神仙帮助李孝子,十分妒恨,就想出一条毒计,过了两天就拿狗血泼在那块大石头上,结果当晚白须老人就不再出现了,李孝子也回不去了。

以前没有桥,只能靠渡船过江去做工,而财主总是想法欺负长工,这“思湾夜渡”的故事跟天底下大多数劳动人民的故事大同小异。如今,罗泊湾大桥正在架设,而石船犹存,别说石船,就是真正的渡船,在大桥通行后,渡船老大只怕要改行了。

三、南山米洞

南山流米洞在华南名刹南山寺东面半山腰的佛洞口出口处,离地两米,拳头大小,底下是鲤鱼池。过去这个洞并没有那么大,大概只有铜钱大小,而且每天都会有米流出来,每次流出的米不多不少,刚好够寺中僧人们一天的饭量。如果寺里来了客人,它又会多流一点,足够客人的饭量,于是就有了“僧有几人,米流几许”这个说法。后来,寺里来了一个贪心的和尚,他把流米洞的洞口凿大了,想让米流得多一些、快一些,可让人想不到的是,从此再也没有米流出来了。

四、北岭仙棋

“北岭仙棋”故事说的是一个叫冯三界的汉子上北山砍柴、采药,偶遇两位仙人在山顶对弈,他便蹲在一旁聚精会神地观看。期间,有童子送来仙桃,两个老人各拿一只,剩下一只老人叫三界吃。三界觉得自己也饿了,便推辞一下就吃了。童子走后,两个老人继续下棋,三界仍在一旁观看。

没多久,刮起北风,天气转冷,而三界出门时,只穿短衫,在他冷得上下牙齿打起仗来的时候,却见童子送来了三件衣服,他也不推辞,把其中一件衣服穿上,顿时感到十分暖和。没多久,一个老人说:“时间不早了,你就穿这件衣服回家吧!”

 冯三界下山回到家时,却见物是人非。他这才知道,自己遇到了仙人并已被神仙点化,“山中方七日,世上已千年”矣。自此,冯三界云游四方、悬壶济世,后来登仙而去。现在,北山上还可以看到青石上的棋盘和棋子,这便是“北岭仙棋子满枰”的来历。

五、铁巷朽榕

铁巷,旧时称铁匠巷,在光绪版《贵县志》的地图上标为铁象巷,其位置即今日和平路十字街至大东码头一段,曾称做“古榕南路”,今属榕兴街。

“铁巷朽榕”的故事说的是,铁匠巷的那棵榕树已枯朽多年,已无树叶,但在秋冬季节,铁匠巷却天天都是满街榕树叶,傍晚扫走,早上又有。究其原因,原来是凌厉的北风把东湖公园枯黄将落的榕树叶子刮过来,飘落在铁匠巷路面上,形成了这奇景。

六、银塘夜雨

“银塘夜雨”说的是在夏夜,荷城人有时候会听到了雨声,可走近窗口却见月明星稀,老天根本就没有下雨。有人认为是由于城区莲塘多,昼夜温差大,深夜莲塘水气凝成了水珠,掉落荷叶上,渐积渐多,荷叶倾斜,积水泻下,发出“噼啪啪”的响声,好像下大雨一样。也就有说法是,芬芳的荷花招来了成千上万的吉祥之鸟——燕子。晚间,燕子云集栖息于莲茎或周围的树梢上,偶尔被惊动时,万千紫燕此起彼伏,翅膀拍动了莲叶,形成了“噼啪啪”的下雨声。

笔者多年在莲塘边居住,觉得两种情况都存在,后面的这种情况更像密集的雨声,只是,近几年随着城区莲塘的缩小,“银塘夜雨”的气势弱了,或者说,现今要听到这特殊的“夜雨”声,要到连片种植莲藕的乡村才行。

七、西山方竹

“在贵县西山,峰峦奇特,石笋参天,上有七星岩、仙女寨,出方节竹,传有异人过此,以数百金易竹八节作酒杯,杯中隐隐有仙籁焉。”这是光绪版《贵县志》里的记载,可见“西山方竹饶天籁”出自这里,这里的“饶”乃“多”“饱含”“富裕”“丰足”也。

西山方竹为禾本科竹类植物,竹竿一般高3-8米,成材时青绿色的竹杆呈近似四方型,质地较脆,故不宜用于编织,因古籍中又多谓其笋不适合食用,故此竹今已少种。

西山多“天籁之音”也有来源。清康熙《贵县志》记载:“西山有石,如人相对坐,风清月白,每闻芬歌声,其地多好游歌……”雍正四年的《古今图书集成职方典》中,张尔翮的《歌仙刘三妹传》云,“世传仙女刘三妹者,一善歌之佳人也。癸卯清明日,因访友于贵县西山杨氏,路经山谷,惟见春色撩人,红紫万状,轻烟薄雾,山突天平,须臾入寨,即仙女寨……”可见,西山一直流传着歌仙的传说。现今的“歌仙”在农历三月三仍会对唱,成为一景。

八、东井鱼歌

“东井鱼歌”说的是东湖里有一口井,井里有一条很会唱歌的大鲤鱼,每当夜半月明时分,就游上水面唱歌,并有神仙吹箫伴唱,歌声优美,飘忽不定,人在东边听,声似在西边,人在西边听,声似在东边。

 “鱼歌隐隐唱龙桥,古昔仙人水上箫。倾耳箫声何处是,荷香无数人诗飘。”清康熙时期编的《古今图书集成》第1440卷的这首诗,对“东井鱼歌”进行了生动的描绘。现在,有人把“东井鱼歌”写为“东井渔歌”,即渔民在唱歌,似乎也无错。因为东湖可以随意捕鱼的时候,的确有渔民在唱歌。

县级贵港市升格为地级市后,管辖范围已扩大,旧“八景”显然没法概括出大贵港的风物景观,但它却仍在港北及港南和覃塘三区的百姓中流传,可见文化之深入人心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