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牛壮北山 庙食在乡间——石牛文化之源流

2017-07-10 16:28:46 来源: 网络编辑:韦育君 作者:杨旭乐

 

港北壮族及其远古先民是一个崇拜牛的民族。牛是壮人进行大祭的牺牲品,更是从事农耕的重要劳动力,与古越人开辟郁江平原稻作文明息息相关。长期以来,港北形成了以牛为主题的习俗、节日、遗址、地名以及图腾崇拜物等风格独特的石牛文化体系。

晋代顾微《广州记》是记录岭南地区六朝时期重要的古籍。其中写道:“郁林郡北有大山,其高隐天,上有池,有石牛在池下,民常祀之。岁旱,百姓杀牛祈雨,以牛血和泥,厚泥石牛背,祀毕,天雨洪注,洗石牛背,尽而后晴。”

清代李彬编纂的康熙《贵县志》记载:“乡村或宰牛祀神以保禾稼”,清同治《浔州府志》则记载:“世传石牛神每岁祈雨,无不应,祭则杀牲,取血和泥于牛背,以咸卤涂牛口,歌牧牛之歌,以乐之,祀毕即雨。”

另据明代李鳌《贵县北山庙碑》记载:“贵治之北距百步许曰北山三侯庙,盖古昔相传周穆王时有金牛星降与北山之神物,战化为石,一坠山之阳,一坠山之阴,一坠于潭。邦人惊异之,立庙以祀,曰石牛庙。凡遇疾疫、寇盗、旱涝,祀之皆获感应。唐宋间有司以事闻累加褒崇,我朝复赐以九月九日之祭,前人述之碑刻其故详矣。

然时易世殊,虽历久远而显著赫赫,然未尝差殊,彼其峒寇窃发,城赖之以解围也;兵刃合战贼,赖之以惊散也;子女被掳,民赖之以夺回也;阴兵满野,军获助敌,水旱不能为之,灾疾不能为之祸,内外安静,事重登此,御大灾捍大患,有功于民者也……成化十六年,义官吴纲、舍人汤义率其众捐鸠工重修,越十七年春,工方告成,正殿、两廊、拜亭、后宫及其神像焕然一新……是宜勒石记功以垂不朽,使后之人知兴废之端,增敬信之念,决然瞻依而同趋于善,庶几善名不泯而为一邦之福地,顾不韪欤。”

光绪《贵县志》还提及:“金牛石,在县北十里龙山口。”“北山庙,即石牛庙,原在城北一里,后迁至龙颈,光绪间迁于祖庙旁。”“石大夫庙,在城北十里龙山口,旧志(指康熙《贵县志》)云,凡旱瘴疫求祈此石,乃吉,立庙覆石,邑人奉为香火,有三石。唐开元封清源、惠泽二侯。宋淳熙间加封石大夫为灵应侯,见庙门碑刻敕文。”

光绪旧县志还收录有李知微《星坠金牛》诗:“天星飞彩坠尘寰,化作金牛壮北山。瘦骨长眠香草绿,焦皮恒带火痕斑。不同蠢类居人世,只与吾民济岁艰。旱涝有求须有应,至今庙食在乡间。”

上述都是自三国两晋以来,延绵直至晚清长达约1500年岁月里,港北壮族先民石牛崇拜及北山石牛庙沿袭历史的主要文献典籍记载。尤以明代李鳌《贵县北山庙碑》的记载最为承上启下,可谓关于北山石牛祖庙的一部完整的断代记录史。碑记中所提的三侯庙,最晚建于唐宋,专祀传说中坠落的三石,一为清源,二为惠泽,三为灵应,其中的石大夫(即石牛)被宋代皇廷敕封为灵应侯,宋廷敕文碑刻在光绪年间尚存。

“唐宋间有司”是指唐宋两朝在今港北区龙山盆地设立的“龙山府”。到了明代,官方以每年农历九月九日为北山石牛庙官祭时间。1934年龚政编修《贵县志》时,“庙今废,碑刻亦佚,石牛尚存”。可见,民国时期,北山庙已圮废,明代遗留的《北山庙碑记》石刻也已佚失。今人只能在光绪《贵县志》中查阅《北山庙碑记》碑文内容,成为港北石牛崇拜文化渊源仅存的信史资料。

汉末三国时期,今港北属于吴国范围,吴王孙权任江东名士陆绩为郁林郡太守。陆绩在郁林郡任内,完成了其三大著作,一是注《易》,二是释《玄》,三是著《浑天图》。要有浑天仪,才能著《浑天图》。据唐代《元和郡县志》记载:“绩为太守时每登显庙冈制浑天仪。”浑天仪是为了观天象,登高才能夜观星宿,郡内极高山北山正是最佳选择。陆绩任内造福百姓的德政之一,用现代话语来讲即是根据天气预报,做出以利农桑的措施安排,这既包括短期的气候变化预报,又包括中长期的气象演变观测,达到局部区域内的旱涝防治目标。

陆绩作为外来汉地先进技术的代言人,因其能预测旱涝,趋利避害,被当时岭南的主体族群——土著越人视为“神人”,他制作浑天仪的地方则被古代越人视为圣地。

天下大势,分久必合,最终“三国归晋”。晋代顾微《广州记》的记载可以视为汉末时期郁林郡治故地土著越人祭拜石牛习俗的历史写实。另据民国《贵县志》记载,显庙冈在县北二十里,清代石大夫庙则在城北十里龙山口。地方志书记载的贵城北郊显庙冈与北山石牛庙距离相差仅十里,折射出郁林郡治这个地理坐标在贵城的变迁路径:由南岸的陆绩故城向北,跨过郁江干流,迁驻北岸。

石牛庙,在晚清时期又称北山庙、金牛庙,光绪年间曾迁址至城北祖庙(明代元帝祠旧址,也称旧寺)旁边,即今港北区兴隆小学后门附近。时至今日,在北山南麓的港城镇蓝田村石牛屯仍有石牛祖庙遗存,今名“石牛庙”。这座北山脚下不显眼的小庙,正是贵港古代石大夫庙的衣钵继承者,至今仍被古越人直系后裔壮族同胞所拜祀。

此外,位于龙山山脉北麓的中里乡秀地村有一座北山祖庙,庙里供奉着懋、顺、祐三尊公侯神像,庙边还遗有形似石牛、石马的巨形石,在当地流传着许多灵奇的传说,被视为明代北山庙的正宗嫡传。每逢农历九月九日重阳节,各方信众都会自发在北山祖庙前地举行盛大庙会,祈求风调雨顺,禾谷丰收,这是千百年来,北山壮地民众沿袭石牛信仰的缩影。

据明代李鳌《贵县北山庙碑》记载的“盖古昔相传……战化为石,一坠山之阳,一坠山之阴,一坠于潭”可知,古人相传天上金牛星化成三块巨石坠落于北山,古越人畏之,遂为三石立庙宇祭祀。“三石坠落”是岭南古越人对天外陨石坠入地球的远古写实,是北山地区壮族先民口耳相传的历史记忆。

及至当代,在北山地区“三石坠落圈”区域内的壮族群众仍传颂着“三石”以及衍生出“三公侯”等民间故事:一坠山之阳,是在今山南的石牛水库附近,曾遗有石牛(后兴建水库已沉没于水底),为蓝田村石牛庙之神物;一坠山之阴,则在龙山北坡的秀地村,今尚存北山祖庙以及两块巨石;一坠于潭,方位在与今港北区相邻的东龙镇阮寺村古达屯,在水库坝首遗有古答庙(又称古塔庙)。

“牛”在壮话中读作“怀”,贵港古称“怀城”,与北山牛神崇拜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怀城”在壮语里意即“牛城”,这可谓源远流长的石牛崇拜习俗在贵城的历史沉淀之折射。此外,在今港北区“石牛崇拜文化圈”的核心区域——北山地区,尚散落有“石牛岭”、“青牛谷”、“牛角顶”、“石牛屯”、“福牛村”等传统地名,这正是本地石牛文化留下的历史烙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