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县话童谣拾趣

2017-07-11 16:18:17 来源: 网络编辑:韦育君 作者:张智荣

 “凼凼转,菊花园,阿妈叫我睇龙船。龙船嘛好睇,返屋睇鸡仔,鸡仔大,摞去卖。卖得几多钱,卖得三百六文钱。”这是一首音韵优美、活泼生动、趣味盎然的贵县话童谣,懂得贵县话的人一读,会油然生出亲切感。作为贵港语言文化的一部分,贵县话童谣也是宝贵的文化遗产。

谭立励老师是土生土长的贵城街上人,人们戏称的贵县街“街胆”。他从小说贵县话,在家中坚持用贵县话交谈,从贵港高中退休后还认真地研究起贵县话来,特别是对贵县话童谣、歌谣、民间谚语很有研究。

谭老师说,贵县方言来自粤语,这是显而易见的。如“未曾”“唔该”“落来”“落雨”“衫”“倾计”“攀树”“几多文(元)”“有你着数”等都与粤语同。但又有许多不同,如贵县话不说“食”而说“吃”,不说“着衫”而说“穿衫”,不说“系唔系真噶?”而说“是嘛是真个?”这些都是趋同普通话口语。可以说,整条珠江包括西江沿岸的人都受粤语影响,其中以梧州、桂平方言较接近广州话音,离广州较远的南宁白话与广州白话相差大些,但仍属于同一个语系,彼此还能互相听得懂。最奇特的是,贵港比南宁离广州近,而贵县话反而与粤语的差别最大,大到广东人听不懂的地步。除了樟木、黄练的白话与粤语较相近外,大圩、庆丰、新塘、八塘、桥圩、覃塘、石卡、东津等贵港城区绝大多数地方,语言与粤语相差甚远。

最具独创性的当数贵县话童谣,比如:“傍笔,傍鼻,有人跟你尾,人孥拈你高高飞,我拈你栋督企。”谭老师说,他们小时候在夏天时经常唱着这首童谣去抓蜻蜓。“傍鼻”是贵县方言独创的对蜻蜓的称呼。寻遍粤语词库,是没有“傍鼻”这一叫法的。贵城大多数的小孩子都懂得这首童谣,但为什么把“蜻蜓”叫作“傍笔,傍鼻”,没有谁能说出令人信服的理由。“人孥”就是“人家”“别人”的意思,即粤语的“人地”。“栋督企”是贵县话独创,形象生动风趣,“栋督”是“竖直”“笔直”的生动描写,“企”就是“站”。这首童谣的意思是:蜻蜓啊蜻蜓,有个家伙正在后面偷偷地靠近你,想要抓住你,你要高高飞,别让那个家伙太得意,抓住你来向我炫耀。等我要抓住你时,你要一动也不动呆在那里啊,听凭我顺利地抓住你,让我气死那个家伙。整首童谣体现了童心童趣,也体现了贵县话的独特。

谭老师认为,一些贵县话童谣还是民间智慧的体现。“傍笔傍鼻”的童谣是其中较文雅的一首,还有几首也较流行: “大风吹,大雨来,猪担水,狗劈柴。收棉被,嘛再晒。收禾谷,今年米。”“好妹仔,同睇戏,你坐板凳我坐地,你吃瓜子我吃皮,你爱我来我爱你。”“磨谷,磨米,磨得只饭朱仔,喂老弟,老弟勿吃喂老碧,老碧吃开周身力。”“本本螺,头出角,尾出肠,磨利大刀杀你娘。”“点子班班,坐在南山,南山种竹,古楼种木。白马过桥,前蹄失少。”“阿妹阿妹,同猪同狗睡,狗赖尿,赖阿妹。”“欲摇欲叶,大风吹我突跌,阿公畀只鸡腿我嘛要,阿婆畀只鸡屎窟我儿饮笑。”

贵县话童谣包含着对生活的理解。像“凼凼转,菊花园”这首童谣,看似幼稚、简单、平凡,其实包含着生活的哲理。妈妈叫小孩子去菊花园看龙船,但小孩子小小年纪就知道,菊花园和龙船虽然好看,但不能当饭吃,还是那小孩子天天喂的鸡仔能卖了换钱、能生蛋、能填饱肚子。所以这懂事的小孩子觉得鸡仔比菊花园和龙船都更好睇。这是比“傍笔傍鼻”童谣深刻得多的一首童谣。

劳动人民在生活中创造了很多生动诙谐的民谣,以此自娱自乐。谭老师举例说,1961年,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学生创造了一首童谣“旧时有个人,参加老农民,农民去斩蔗,斩着只老蔗缧(木节、竹节叫缧)。”这首童谣文学性、思想性不是很高,就仅仅因为触及到现实中公社农民集体砍蔗的劳动景象,虽浅俗但押韵好玩接地气,容易为小孩子及大众接受,于是竟在贵县街流行开来并传到后代。还有另一首也很好玩。他回忆说:1959年,私人不准在家煮饭,全体人民都要去公共食堂领饭回家吃。许多家庭是派小孩子去领饭盅饭,有些是大人拿桶去领,以保温不让它那么快凉,领饭队伍浩浩荡荡。他家小孩一边拿饭回家,一边用贵县话套用《红色娘子军》曲调唱:“向前进,向前进,细子儿咩(背)饭盅,大人咩饭桶。”结果大家听了都觉得非常好笑,自然而然地就传唱开来。当时大家都在饿肚子,创作歌谣是苦中作乐。

贵县话童谣装在谭老师脑子里几十年未曾淡忘,他信手拈来,边唱边点评:

比如,“拍拍大腿唱山歌,个个笑我嘛老婆,去到美国娶几个,吃饭吃得多,屙屎屙论箩。朝朝热头晒屎窟,肥到像只大陀螺。”这首民谣讽刺懒婆娘,讽刺懒惰、歌颂勤劳,又加幽默诙谐搞笑,有思想性和艺术性。

还有“熠熠虫(萤火虫),点灯笼,点去梧州揾老同。老同冇在屋,揾阿叔。阿叔煲饭煲成粥,阿婶返来儿讶儿讶哭。”这首童谣想象熠熠虫能从贵县飞去梧州,对小孩子来说是十分有想象力的。“儿讶儿讶哭”则是贵县话修饰哭的像声词,很生动形象。

“今物星期六,去街买猪肉,买着猪乸肉,煲死煲嘛熟,吃开猪乸肉,成日去灰录(厕所)。”这首很押韵,幽默接地气,容易为孩子们接受,也能提高孩子们的文学素养。

贵县话童谣,是贵县劳动人民几千年生活的积累,是贵港历史文化的活化石。只可惜,我们越来越难得听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