绚丽多姿的蓝衣壮文化

2017-07-12 11:15:27 来源: 网络编辑:韦育君 作者:张智荣

 在港北区港城镇龙井村,居住着一个独具特色的群体——蓝衣壮。他们是壮族的一支,因穿戴蓝色,以蓝为美,故称蓝衣壮。龙井村蓝衣壮文化特色浓郁,他们的服饰,他们的蓝衣山歌,他们的哭嫁歌,历史久远,别具一格,具有很高的艺术价值和文化价值。

 蓝衣穿出多姿多彩

两千年来,中原地区的汉族人民不断迁徙至港北地区,与当地群众交流、融合。壮汉杂居,促使港北壮民由明朝的黑衣壮转化为蓝衣壮,至今已有300多年历史。据龙井村党支部书记甘继龄介绍,龙井村共有上龙、护龙、双井三个自然屯、13个村民小组,其中蓝衣壮族群众约有2900人,占总人口的75%。

“这是我们的日常服饰,有两种颜色,一种大家很熟悉,是我们的标志性服饰——蓝衣,另外一种黑中带紫,也是我们经常穿的。”在蓝衣壮民族民俗博物馆,龙井村妇女主任李美珍向我们介绍蓝衣壮的服饰文化。2012年,龙井村自发办起了蓝衣壮民俗文化博物馆,每一件展品都是从村民家里征集而来,虽然不是贵重文物,却洋溢着浓郁的壮族文化气息。

李美珍向记者展示了一件传统手工服装从棉花做成衣服的过程。“我们自己种棉花,还有全套制作设备,你看,脱棉机、纺线机、织布机,这些机器全部都是我们自己做的。”在向记者展示如何使用机器时,她告诉记者,要做成一件衣服,在染衣服前,要上山采一种植物,经过开水浸泡、捶烂后,挤出靛蓝,然后把织好的白布放进缸里染,白布浸泡越久会越黑,一匹布染出来要经过好几道工序,很辛苦。

 

染好了布,还要缝制,并加上各种花纹的花边,尤其是妇女的服饰,纷繁漂亮,手工精美。从中可以看出,几百年来,蓝衣壮群众用自己勤劳的双手创造幸福的生活。即便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艰苦岁月,心灵手巧的蓝衣壮群众仍凭借着乐观向上、吃苦耐劳的精神,让生活多姿多彩。

蓝衣壮群众在织布。

山歌道出酸甜苦辣

“三月罗柴起五更,山路茫茫冇见行,满山树杈长绿叶,担担柴枝节节生。一阵风来一阵雨,灶门没条干柴梗,满屋青烟瓦缝出,低头吹火泪先行。”这是龙井村蓝衣山歌中的砍柴歌,道出了壮家人生活的辛酸。

港城镇文化站站长甘炳初告诉记者,港城镇一带壮汉杂居,蓝衣山歌是壮汉文化融合的产物。据考究,蓝衣山歌起源于明末清初,至今已有300多年历史,它曾经流行和辐射至三区两县市及玉林、横县等地。

据甘炳初介绍,蓝衣山歌是这一带群众的精神食粮,世世代代传唱不已。以前,每到圩日,港城镇周边的蓝衣壮族同胞都会穿上民族特色服装,男男女女来到县城东方红电影院门前的郁江岸边、东湖和榕兴街一带,主要以未婚青年为主,沿河岸排起对歌人潮。大家在那里放声歌唱,寻找心仪的伴侣,场面蔚为壮观。甘炳初说:“老街一带,每逢圩日就被一片歌海淹没。”

据了解,蓝衣山歌种类繁多,有劳动歌、风俗礼仪歌、生活歌、情歌等,主要反映群众的日常生活和内心情感,表现群众的喜、怒、哀、乐。比如,放牛歌里唱“返到村边牛浸水,我也落塘洗汗酸,出外人乐我也乐,贫穷也得要心欢”,反映了劳动人民生活艰辛和乐观主义精神;赞叹酒席的菜式味道好唱“鸡肉顶上洒炎筛(香菜),五花八门都会制,十碗菜样味味好,娶得靓妹配厨师”。走进新时代,一些山歌爱好者还将改革开放、清洁乡村、党风廉政等内容编进山歌里,使蓝衣山歌更富有时代气息。

改革开放后,人们的娱乐方式越来越多样化,蓝衣山歌作为曾经的主要娱乐方式逐渐被淡化。为保护蓝衣山歌这一文化遗产,港北区建立了传承基地,培养传承人。现在,蓝衣山歌经过包装、创新,走向舞台,被更多人所熟知。

哭嫁唱出无奈伤悲

“寒冬腊月雪风起,咁好娇儿做奴婢,鲜花插在牛粪上,仔细想来样伤悲。”这是蓝衣壮传统哭嫁歌《苦命歌》的歌词,反映了封建社会包办婚姻、女性婚姻不自由的现实,表达了对婚姻自由的渴望。蓝衣壮“非物质文化遗产哭嫁歌传承人”梁丽珍、刘月球给我们表演哭嫁歌,让我们感受到其独特的文化魅力。

据甘炳初介绍,哭嫁歌没有文字记载,是通过口口相传流传下来的,已经流传了几百年。除了港城镇,港北区大圩镇、庆丰镇一带均有唱哭嫁歌的习俗和传统,但略有差异。哭嫁歌的基本内容是:《日出歌》、《月落歌》、《苦命歌》、《恩怨歌》、《离别歌》、《嘱咐歌》、《骂郎歌》、《骂媒歌》、《拜祖歌》和《出门歌》。它的格式相对固定,一歌哭七日或三日,每日哭两个故事情节,每个情节又分为日哭一个、夜哭一个。在龙井村,一般是哭三日。哭嫁歌反映了妇女在劳动、生产、生活、爱情婚姻等方面受到的歧视、虐待和压迫,也反映了妇女为争取自由而进行的斗争。

《哭嫁歌》传承人之一梁丽珍介绍,《哭嫁歌》是对当时社会生活情况的真实反映。如《日出歌》前四句唱道:“日出东边一点红,火烟挂在半空中,我是女儿着起早,磨粟喂猪排满工。”又唱“女儿好比牛马样,一年四季冇时空,大了当牛当马卖,共床冇识新郎公。”既唱出古代妇女辛勤劳作的现实,又唱出父母包办婚姻的无奈。《月落歌》中唱“月落西山天黑了,女儿命苦泪哭干,咁好青葱配臭肉,样好嫩芽配老根。”唱出女性婚姻不自由的无限悲伤。

甘炳初说,新中国成立后,提倡男女平等、婚姻自由,广大女同胞有了婚姻自主权,哭嫁歌渐渐淡出人们的生活,加之没有书面文字材料,逐渐被人们遗忘。龙井村上龙屯81岁的蒙善群阿婆老家在该镇蓝田村,她说,以前哪家姑娘出嫁都唱哭嫁歌,解放后渐渐没人唱了,连她的孙女也不知道哭嫁歌。

为了保护蓝衣壮文化遗产,港北区相关部门展开了保护工作。港城镇党委宣传委员于玲介绍,该镇成立民族文化传承党小组,有成员10人,将全镇各村的民族文化传承者集中起来,搜集、整理和保护民族文化,建立地方文化档案,开展民族文化培训班,深入开展文化传承和文艺创作、演出活动,使人民群众更好地享受蓝衣壮山歌、哭嫁歌等特色民族民俗文化,打响地方文化品牌。

其中,甘炳初从2002年至2008年利用七年的时间到村屯搜集、整理和编辑哭嫁歌,并形成文字材料,拍摄有关视频,制成光碟以便于保存。经过努力,如今,《哭嫁歌》已入选自治区第二批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贵港市第二批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梁丽珍和刘月球等人除了传唱《哭嫁歌》外,还物色了继承人,每个人现在都带有徒弟,平时有空就教他们唱歌,学习《哭嫁歌》的历史文化,将之代代传承。

“以前我们的日子苦啊,种田、喂猪、织布一刻不得闲,经常吃不饱、还不得唱歌;今天生活甜啊,我们想做工就骑‘小电驴’到城区转悠一下,不想做工就闲在家,想唱什么歌就唱什么歌,想怎么唱就怎么唱!”说起生活的变化,刘月球感慨万千。